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酉阳生活网

搜索
生活妹
发表于: 2016-10-17 15: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江东峡1.png

·江东峡隧道入口

江东峡2.png

·江东峡隧道出口

江东峡3.png

·川盐古道码头

江东峡4.png

·背老二

江东峡5.png

·川盐古道

江东峡6.png

·川盐古道上的打杵印

江东峡7.png

解放军胜利通过江东峡隧道


    小时候,我记得听老人讲起过“那些年代”的故事,“那些年代”,其实并不古老,只是四代人的繁衍,故事发生在铜鼓乡江东峡隧道。从铜鼓乡集镇向龚滩方向近1500米左右的一条支路往上几百米,有一个不起眼的隧道,就叫江东峡隧道,它由三段小隧组成,位于铜鼓村和铜西村之间,隧道通车前,它是通往小河、丁市的必经之路。江东峡流水湍急,特别是几场暴雨后,惊涛拍岸,雪浪翻卷,大有站在壶口瀑布边的感觉:轰鸣、激荡,气势如虹。自从酉龚路建成投用后,它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偶有农用车从此通过。民国三十一年,酉阳至龚滩公路,为抗战后运输粮盐要道,两岸峭壁高百寻,长口之下临深峡,山势崎岖,工程艰巨,地当边徼。那个时候,我的曾祖父才十三四岁,生活所迫,他加入了背盐的队伍,从此成了周而复始在悬崖峭壁的川盐古道上来回的“背老二”,崎岖蜿蜒的山路,每走一会儿便气喘吁吁,更何况,背上还压着百斤或两百斤的盐。
    曾祖父总是在这样一段回忆中泪眼婆娑,那些疼痛的记忆像钢片生生的扎在他的脊背上,那些烙印陪伴了他一生一世,时刻提醒着那些艰苦岁月。他说,那些活儿不是人干的,可是,为了生活,没有任何办法。不管生活在过去还是现在,甚至将来,盐,都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但,酉阳和秀山一带紧缺,所以,成了稀罕物,老百姓家里基本吃不上盐,盐成了比纸币更管用的硬通货,背盐,这无疑是个紧俏的活路。那个时候,素有“钱龚滩”美誉的龚滩镇与沿河县、彭水县相结合,是乌江、阿蓬江的交汇处,龚滩码头年货物吞吐量在500万吨以上,水陆交通便利,那时候是酉阳的交通要塞,是酉阳通向外界的贸易出口。纤夫们把盐粮从船上搬下来,七千多的背老二一拥而上,少至五十斤,多至三百斤的盐沉重的压在的背老二的肩上,背上一百斤的收入仅仅6块钱,日行20公里,有时候路程太远要走上好几天,为了节省还要自带干粮和水,还有住宿费用。对于这段历史,曾祖父记忆犹新,掰着手指回忆着当时每一个歇息的点。从铜西走路到两罾金玉天就黑了,歇一夜后第二天到龚滩领盐,第三天到两罾半钩休息,第四天到丁市,第五天到铜西峡门,第六天到铜鼓任家坡,第七天到巴尔盖,第八天到龙潭交盐,交盐领钱后又要走一天才能回到家
    经过几代人的洗礼,那些蜿蜒的山路已渐渐被野草覆盖淹没,唯一能够见证这段历程的便是盐道上的碑记和盐道边石板上的打杵印,碑记描述了盐道的危险和背盐的艰难:蜀道以险闻天下,无莫甚于酉阳,酉阳之险重山绝壁、羊肠一线,回折处几不容足陟……在这样危险的道路上徒步行走都很困难,更何况是背着上百斤盐的祖祖辈辈?
用郭沫若先生的话来说,我们的家坐落在群山之中,我们诅咒酉阳的崎岖,高低不平,一天不知道要爬几次破、下几次坎,真是讨厌。然而,沉心一想,中国的都市里面还有像酉阳这样更能表现出人力的伟大的吗?完全靠人力把一簇山陵铲成了一座都市,这首先就值得我们把它作为精神上的鼓励,逼得你不得不走路,逼得你不能不流汗,这于身体锻炼上,怕至少有了些超乎自学的效能吧!

    是啊,正是有了这样的崎岖,这样的高低不平,这样的坡坡坎坎,正是有了这些艰苦的过去,我们的城市才有了动力,我们的城市才有了变化。江东峡隧道,经历了八十年的风雨历程,它不止为背老二改变了背盐历史,也见证了中华抗战雄风,当年解放军胜利通过江东峡隧道的老照片依旧保存得很完好。
    在酉阳生活了二十几年了,差不多每天都在诅咒这个不大的县城,人人都在诅咒这个阻塞的县城,到了今天,登山望着这个县城才开始留恋起来。每个城市都在变化,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它的变化不止是彰显着一个城市的发展,也同样激励着我们的双脚,如果你停滞不前,如果你的双脚灌了铅,那么,这个城市,无论你生活了多久,于你而言只是陌生。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二先生
发表于: 2017-9-10 10: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让我忆起儿时生活片断,此隧道,曾多次走过,确实不易,今天才知隧道真名,江东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54 | 回复:8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